深度貧困地區如何打好脫貧攻堅戰

作者:陳晨 來源: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:2019年06月27日  字體: 縮小 增大 繁體
 
  到2020年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黨中央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進脫貧攻堅,取得重大決定性成就。其中,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取得顯著成效,但依然是脫貧攻堅最大的短板,也是最薄弱的區域。6月26日,國務院新聞辦舉行“聚焦深度 攻堅克難”新聞發布會,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歐青平,青海省扶貧開發局局長馬豐勝,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副州長向貴瑜,山西省呂梁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、臨縣縣委書記張建國就有關情況進行了介紹。
 
  政策效應持續顯現
 
  近年來,黨中央關于深度貧困地區的決策部署越來越密集,針對性越來越強,分量也越來越重。
 
  “深度貧困地區貧困程度很深,脫貧難度大,是最不托底的地方。”歐青平介紹,深度貧困地區脫貧難度大主要有五方面原因。
 
  “一是深度貧困地區集三區為一體,即革命老區、民族地區和邊疆地區。二是相較而言,深度貧困地區地理位置偏遠、地廣人稀、資源貧乏,基礎設施和社會事業發展比較滯后。三是深度貧困地區社會發育滯后,社會文明程度比較低。四是深度貧困地區往往生態脆弱,面臨生態保護和發展之間的矛盾。五是深度貧困地區社會經濟發展比較滯后,自我發展能力較弱。因此,深度貧困地區是脫貧攻堅的難中之難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大的短板。”歐青平指出。
 
  中央及地方的安排部署,強化了資金、政策、人財物等方面的保障,整合了各方力量,促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不斷向縱深發展。歐青平表示,2018年到2020年,中央財政對深度貧困地區投入的資金達到2140億元;2018年,全國334個深度貧困縣減貧480萬人,占全國減貧總數的38%,貧困發生率與2017年相比下降4.9個百分點,比全國貧困發生率的下降速度快3.2個百分點。
 
  因地制宜打好脫貧攻堅戰
 
  為攻克深度貧困堡壘,從中央層面到省市縣鄉村各級都做了大量工作,一些地方因地制宜,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 
  到2018年年底,涼山全州累計減貧65.9萬人,貧困發生率從2013年年底的19.8%降至7.1%。向貴瑜以五個亮點總結了涼山的脫貧變化。“一是人與路,在大涼山投入110多億元建成農村公路1.4萬公里,鄉村旅游、特色農產品貿易方興未艾;二是人與房,脫貧攻堅以來,陸續投入271億元建起10.82萬套新房,48.54萬貧困人口在新房中開始了新生活;三是人與文,投入122億元建成學校1572所,小學教學點1011個,投入22.58億元建成3117個‘一村一幼’幼教點;四是人與能,投入約3.8億元實施建檔立卡貧困戶新型農民素質提升工程,投入38.1億元建設一批現代農業產業園,讓人擁有能力,能力改變人;五是干與群,四川省委選派5700多名精兵強將奔赴主戰場,與州里一萬多名扶貧干部會師涼山。”向貴瑜說。
 
  深度貧困地區往往是生態脆弱地區,在扶貧開發過程中怎樣協調扶貧開發和生態環保間的關系?山西省臨縣統籌生態生計,協調增綠增收,聯動實施退耕還林獎補、造林綠化務工、森林管護就業、經濟林增效、林產業增收五大項目,在一個戰場打贏生態治理與脫貧攻堅兩個攻堅戰。張建國介紹,2016年以來,臨縣組建扶貧攻堅造林合作社313個,吸納農村勞動力1.5萬人,其中貧困勞力9000多人,三年累計造林99萬畝,森林覆蓋率由2015年的18.1%提升為2018年的24.5%。實現增綠的同時,通過退耕還林領資金、造林護林拿薪金、生產經營得現金、流轉入股掙租金等方式增加貧困人口收入。
 
  在深度貧困地區,如何利用有限的資源稟賦做好產業扶貧?“青海充分利用高原的冷涼氣候和天然牧草優勢,發展牦牛和青稞產業,全省成立961家牧業股份合作社,覆蓋建檔立卡貧困戶6.5萬戶19.6萬人,牧戶收入平均增幅達12.5%。目前全省的深度貧困地區有61個村實施特色鄉村旅游扶貧項目,實現整體發展、全面增收,帶動貧困群眾2.18萬人;通過扶貧產業鏈帶動近4萬名貧困群眾從事民族手工藝。”馬豐勝表示。
 
 
 
  (責任編輯:張曉遠)
 打印文章 查看/發表評論
相關新聞
    沒有相關內容
25选7开奖号